对话冯幸:我为何去乐视造手机
2015-04-03 15:17:00   来源:   浏览: 次

导读:乐视于2015年1月28日正式宣布冯幸加盟,担任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、乐视移动智能公司总裁,直接向乐视董事长兼CEO贾跃亭汇报。

乐视手机发布之前,《壹观察》约冯幸一起喝了个下午茶。

乐视于2015年1月28日正式宣布冯幸加盟,担任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、乐视移动智能公司总裁,直接向乐视董事长兼CEO贾跃亭汇报。而在此之前,冯幸在联想度过了20年的职业生涯,从1994年一名联想工程师成长为统领联想中国手机业务的集团副总裁。在冯幸带领下,联想仅用了三年时间,于2013年成为中国市场第二、全球市场第三的智能手机厂商。

谈及到乐视的职业选择,冯幸对《壹观察》表示,自己2014年开始陷入了迷茫:从1000万到4000万再到6000万台,出货量每年数字几何变换的背后,如何带来利润和品牌的同步增长,如何更有效的向互联网转型?

去乐视:曾经对我关闭的那扇门又被打开了

2014年4月1日,冯幸从联想MIDH中国业务部总经理调任联想云服务集团,负责虚拟运营商业务。在离开手机业务的日子里,冯幸对过去三年进行了反思和复盘。过去对照着小米比着葫芦画瓢的事情全做了,但为何没有明显效果?”冯幸问自己。

在关闭一扇门的同时,往往总会打开一扇窗,事情突然起了变化。2014年的一天,冯幸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,对方介绍自己贾跃亭。在与贾跃亭面谈两个小时之后,冯幸当即决定重回手机“战场”。外界曾猜测,同为联想高管、负责联想智能手机产品开发的梁军在加盟乐视电视之后,成为贾跃亭与冯幸见面的“中间人”。冯幸对此笑称:事实与传闻完全是两码事,直到自己加盟乐视之后,梁军还拍着自己肩膀“抱怨”为何不提前给老同事打个招呼。

从联想到乐视,就像从新东方到了美国学英语

《壹观察》上一次见到冯幸还是2014年1月,时任联想中国手机业务的“掌门人”应约来参加《壹观察》主持的一场《对话》视频节目。时隔一年,再次见面的冯幸成功瘦身,并且神采奕奕。“我现在每天都坚持锻炼”,冯幸笑称。

转变不仅于此。“我是带着强烈的传统基因到了一个互联网公司来重新执掌手机业务,到了我这把年纪,更有强烈的紧迫感和责任心,我每天都在反思,每天都在学习,每天都在接受思维的冲击和转变”。谈及转变,冯幸感慨称,“就像原来你在国内新东方学英语,而现在是把自己强制扔在了美国三个月,状态和提升当然不一样”

工作起来最大的挑战来自流程。传统IT企业出身的冯幸,在入职乐视之后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,“用了两个月时间写了一个从团队、供应链、市场到宣传的乐视手机执行策划书”。当时身在美国的贾跃亭,通过视频会议系统在听完汇报后对冯幸竖起了大拇指:“此事可行”。

但接下来的阶段让冯幸感到了“从骨子里的重新洗礼”。对于传统手机企业而言,从产品立项、设计定型、模具制造、供应链采购、生产制造都是一个有严格次序的流程化管理,时长大约会跨越9-12个月。一旦最终定型,中间环节几乎不可能进行任何改动。冯幸称,“我过去二十年遵守的信条就是:张口不要轻易承诺,承诺就一定要兑现,对领导对下属对合作伙伴都是如此”。

但互联网公司开发产品的节奏却完全出乎冯幸意料。乐视手机在产品定型过程中经历了数次“推倒重来”,甚至模具做好之后,贾跃亭还不停根据竞争对手和供应链新信息,要求提高配置,更改设计和制造工艺。“这没法改”——冯幸表示不解。“必须改”——贾跃亭给堵了回来。

“传统公司谁能这么折腾?只有互联网公司可以,乐视手机就是从端到端的弹性改变,频繁改进,并且不计代价”。冯幸再次感慨,“以用户为中心,此事知易行难”。“传统手机企业看重的是出货规模、销售额、毛利率和净利润,产品销售出去也就意味着交易完成。乐视除了要做规模,还有生态收入和资本市场效应,产品销售出去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才是服务的开始”。

冯幸接着解释称:“乐视手机将整合乐视内容、乐视商城和乐视平台账号。购买乐视产品将成为乐视全屏会员,而购买乐视手机则会享受到相当大的折扣。比如同样是卖1000万台手机,传统手机企业卖出的是1000万台硬件,而乐视获得的是1000万个高ARPU的活跃用户。所以才要才不惜代价折腾产品。不怕得罪领导,怕的是得罪用户”。

以前做馒头,现在做包子

冯幸向《壹观察》透露,除了乐视内容,乐视手机还计划与三大运营商合作,购买乐视手机的用户还将获得免费定向流量赠送。

在国际化布局方面,4月14日“乐视超级手机”发布会将在中美两地同时进行,美国地点选择在了芳草地艺术中心,这也是苹果每年新品发布会的场地,象征意义明显。《壹观察》获悉,除了发布两款手机,乐视还将发布其智能生态战略。

“手机产业确实是红海市场,但只要商业模式有创新,你面前就永远是蓝海”。冯幸说,我之前打过一个比喻:“传统手机企业都是馒头,因为只有硬件。而乐视手机做的是包子,承载的是内容、服务和生态”。“我之前做馒头,在红海也是很彪悍的,何况这次做的是包子”。

喝茶完毕,冯幸笑着对《壹观察》说:“你帮我给红海的兄弟们捎个话,我老冯又杀回来了”。

<script type="text/javascript"> /*$(function () { var n = $('.pagebreak >.nor').length; var c = $(".pagebreak .nor").index($('.pagebreak .nor')); var setp1 = c; var setp2 = n - c; //后余 if (n > 10) { if (c > 2) { for (i = 2; i < parseInt(c); i++) { $(".pagebreak .nor").eq(i).hide(); } } for (y = c + 5; y < setp2 + 3; y++) { $(".pagebreak .nor").eq(y).hide(); } $(".pagebreak .nor").eq(n - 3).text('...').show(); } else if (n == 10) { $(".pagebreak .nor").eq(n - 3).text('...').show(); } })*/ </script>